当前位置:当前位置:首页 > 框支剪力墙 > 孙悦 传语妓云:“倘得一面 正文

孙悦 传语妓云:“倘得一面

[框支剪力墙] 时间:2019-10-20 10:18 来源:生活新报网 作者:艾伦帕森斯 点击:50次

  王某,孙悦洛阳人,孙悦寓祥符,以贩木为业,与妓者唐玉簪交狎。唐善歌舞杂剧,事其曲尽殷勤,为之迷恋,岁遗白金百两。周府郡王者,人称鼓楼东殿下,以居址得名。雅好音乐。闻玉簪名,召见,试其技而悦之。以厚价畀其姥,遂留之。某悲思成疾,赂府中出入之妪,传语妓云:“倘得一面,便死无恨,盍亦求之。”妓乘间为言,殿下首肯。且戏云:“须净了身进来。”妪以告某,某即割势,几绝,越三月始痊。上谒殿下,命解衣视之,笑曰:“世间有此风汉。既净身,就服事我。”某拜诺。遂使玉簪立门内见之,相向呜咽而已。殿下与赀千金,岁收其息焉。事见《说听》。

孙悦韦生孙悦韦生

  孙悦

孙悦韦氏妓孙悦韦氏妓韦闻之,孙悦益增凄叹,广修经像,以报夙心。且相念之怀,无由再会。

  孙悦

韦以文籍小差,孙悦为天官所黜。异道来复,孙悦凶讣不逢。去饶州百余里,忽见一室,有女人映门,仪容行步,酷似齐氏。乃援其仆而指之曰:“汝见彼人乎?何以似吾妻也?”仆曰:“夫人刺史爱女,何以行此?乃人有相类耳。”韦审观之,愈是。跃马而近焉,女人乃入门,斜掩其扇。又意其他人也。乃过而回视,齐氏自门出,呼曰:“韦君,忽不相顾耶?”韦遽下马视之,真其妻也。惊问其故,具云陈将军之事。因泣曰:“妾诚愚陋,幸奉巾栉,言词情理,未尝获罪于君子。方欲竭节闺门,终于白首,而枉为狂鬼所杀。自简命籍,当有二十八年。今有一事,可以自救,君能相哀乎?”韦曰:“夫妇之情,义均一体。鹣鹣翼坠,比目半无,单然此身,更将何往。苟有歧路,汤火能入。但生死异路,幽晦难知。如可竭诚,愿闻其计。”齐氏曰:“此村东数里,有草堂中田先生者,领村童教授。此人奇怪,不可遽言。君能去马步行,及门移谒若拜上官,然后垂泣诉冤,彼必大怒,乃至诟骂。屈辱捶击,拖拽秽唾,必尽数受之。事穷然后见哀,则妾必还矣。先生之貌,固不称焉,晦冥之事,幸无忽也。”于是同行,韦牵马授之。齐氏哭曰:“妾此身固非旧日,君虽乘马,亦难相及。事甚迫切,君无推辞。”韦鞭马随之,往往不及。孙悦韦英

  孙悦

孙悦韦英

孙悦韦庄何康女孙悦余杭广以下豪勇

孙悦余季女孙悦余季女

余谓以籍之喑哑吒咤,孙悦千人自废,孙悦而虞能婉顺得其欢心,虞真可怜人哉!籍之雄心,已先为虞死矣,虞特以死报之耳。死为舞草,为谁舞耶?杨用修谓其柔细可爱,名“娱美人”,讹为“虞”耳。龙子犹有诗云:余谓张三赠金、孙悦伏毒二事都奇。所恨者,孙悦毒酒无灵,不肯成全张三一个好名,使死而复苏,碌碌晚节,诫赘疣也。然令张死而程苏,其为赘疣又何如,谁谓毒酒果无灵哉!语云:“痴心女子负心汉”,二人之谓乎!余又闻,一妓与所欢约俱死。欢信之,为具鸩酒二器。妓执板速欢饮,欢尽其一,固促妓速饮。妓曰:“吾量窄,留此与君赌拳。”呜呼,自赌拳盛行,而张以情痴特闻。倘死者有知,张仰药时,卖丝几何在?恐张亦无解于独生也。则虽谓“痴心汉子负心女”,亦未为不可。

(责任编辑:郑伊健)

相关内容
精彩推荐
热门点击
友情链接